註@冊 登录
仙来居伴奏网 返回首页

xxf520的个人空间 http://www.xianlaiju.com/?1551601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花环

已有 815 次阅读2017-5-25 07:56 |个人分类:心情| 女孩子, 小弟弟, 孩子王, 小石子, 初中

天色灰濛濛的,不久便下起酥酥小雨。我从书店出来,撑开雨伞拐进街头的巷口。两个小孩躲雨似地从我身旁跑过,我停下脚步回头看他们跑出巷子。
  准备继续行走时,我在小孩跑过的地方发现一个花环。也许是他们忘记落在这里的吧,我拾起花环久久注视。
  小椒住在我家隔壁,在这条小巷里我们是出了名的孩子王。小椒是女孩子,我是大男孩。小学时我们父母双方中若有一方出远门,便会把小孩送到另一方家中照顾。我记得小椒的父母经常出差,所以小椒经常住我家。
  两个孩子的友谊是纯真和奇妙的,小椒虽是女孩子但和我在一起时完全失了女孩子的姿态。我和小椒在院子里掏鸟蛋,在街道上乱跑,一起睡在一张床,交换小秘密,也吵过架。
  因此我们算是青梅足马。
  上初中时,小椒已经长得比我高,所以她经常摸着我的头叫我小弟弟。虽然我很生气,但我们还是一起去上学。
  小椒穿着红方格的校服裙踢起小石子走在铁轨旁,我接过她踢过的小石子踢一脚。
  “嘿咻。”小石子飞快地滚动,我如猴王似地将手横立在额前。
  “今天的课程听懂了没?”小椒问我。
  “还没。”我凑近她。
  “笨死了,傻鸟儿。”她敲了一下我的脑袋。
  “等你教我啊!”我白了她一眼。
  当我们走到方才踢的小石子时,小椒用尽脚力把小石子踢入铁轨左侧的小河里。
  “心情不好?”
  “没有。”
  “骗我,肯定有。”我知道小椒心情烦闷时就会有踢小石子的习惯。
  “你觉得班长怎么样。”她转过脸问我,阳光洒在她的脸庞。
  “学习好,长得比我高。”我也踢起一块小石子前行。
  “还很帅哩!”她把手放到胸口,偷偷笑着。
  “可你不配。”我轻轻地在她耳边说一句。
  “该死的东西。”小椒生气似地抓住我的手臂。
  我挣脱开,朝前跑一段子。
  “今天的课程别来求我教你了,作业也是。”她追都没追,双手叉腰以胜利者的姿势站在那里。
  我老实退到她身旁,用可怜兮兮的目光盯着她。她不看我接着走,走到我踢的小石子旁踢了一脚。
  “好小椒,原谅我吧,救我一命。”我边走边给她捏肩。
  “也倒可以,但要帮我一忙。”她抓着脸颊间的麻花辫说。
  “什么什么?什么都可以。”我见有一丝生机便挽起她的手臂问。
  “帮我送封信,简单吧。”
  “嗯嗯,可以。”
  “那信明天上午给你。”
  “好的好的。”我如摇尾巴的哈巴狗回答。
  “瞧你那点出息,快回家了。”小椒挽起我的手臂,我们就这样走过旧火车站,拐进巷口然后各自回到家。
  “次日清晨,小椒在上学路上塞给我一个封粉色信笺,上面开口处有可爱的小熊画帖。
  “去拿给班长,一会到教室。”她嘱咐我。
  我记得那天早晨一路上小椒嘴角洋溢着微笑,像只小鹿般活蹦乱跳。
  到教室后,我将信递给班长,然后默默走开。我知道小椒的心意。
  午后乌云突击在学校上空,风呼呼地把石子小路旁的香樟树的枝叶吹得又摇又摆。暴雨将注大地,我贴着玻璃窗望向操场。
  一切都如期而至,大雨在放学后终于忍不住地倾泻下来。小椒叫我到教学楼旁等她,我照办,也没有多问些什么。
  大约等了十分钟,小椒才慢慢走到我跟前。
  “走吧。”她语气中透着一种沉闷的阴郁。
  我撑起大彩虹雨伞,她紧贴着我,在人群中的确看起来像一对姐弟。走过铁轨,河边有蛙声,小草和沾满水的黄色小花欢迎我们似地左摇右摆。这都引不起小椒地注意和欢喜,我记得小学时在这条道上她最喜欢采黄色的小花编花环。这样沉默着到她家门口,她的脸色铁青着,我不敢询问一句话。
  夜晚外面仍下着雨,和起先的雨相比听起来显然小许多。我在床上翻来覆去,想着小椒的事。
  这时我听到窗户啪啪响,我以为是风使然就没在意。但这窗声愈来愈大,我下床去看个究竟。只见一条纤细白皙的腿裸露在我面前,我惊讶地发现站在窗外的是小椒,连忙开窗放她进来。小椒俯下身子爬进来时我暼见她内衣中浅浅的乳沟,不由得一阵脸红。
  “怎么了?”湿漉漉的她站在我跟前,我发话问道,扯开床头灯。
  “不想一个人睡。”她拧着头发上的水回答。
  我径直去衣柜翻出一套备用的军码睡衣丢给她。
  “别着凉了,将就着换上我的把。”我关心道,话中有我自己都没想到的温柔
  “转过去。”她嘀咕一句。
  我走到墙面壁,这时我又想起浅浅的乳沟,脸部烧红一片。
  “好了。”
  我转过身来跳到床上钻进被窝,她尾随着躺在我身边。
  “扯掉灯了。”我从被窝里伸出手臂时询问她。
  “嗯。”她的声音小小的让人觉得可怜,完全不像小椒。
  我们就这样手臂贴着手臂平躺着呆呆看黑暗中的天花板。我不知这样一起睡觉能持续多少光阴,至少我们初中还能坦然直面。
  第二天被窗外的鸟啾声吵醒,有一小缕淡淡的阳光射在衣柜上。我感到手臂上软软的一小块,定睛一看:小椒的胸部正贴在我的手肘上!我不好意思地慢慢移开,尽量避免打扰她。
  我在床上将手肘看了一圈,闻了闻,又摸了摸。小椒过好一会才醒,她像只小精灵似地眨眨眼,我朝她会心一笑便起床了。
  从那天后,小椒又变成了往日那个熟悉的小椒,和我吵架,和我打闹。只是我们在校园偶遇班长时,她会拽着我低头绕道而行。不过这种尴尬的状况只持续了两个月,最后到毕业时两人撞见后像陌生人般路过。小椒和班长没有感情,所以才会这么快忘记彼此,我为小椒的不变而庆幸。
  高中后,我们两家合资买一辆摩托车供我俩去较远的高中城区上学。一天早晨戴头盔时小椒拉我下车比身高,我发现自己比小椒高上一大截,不再是往日的弟弟了。
  “你得换喊我哥了。”我点小椒的鼻子一下说。
  “想得美。”她对着我背就是一劈。
  “我不开车了。”我赌气地说,揉揉后背。
  “好好,哥哥。”小椒抓着我的胳膊摇晃,像小时侯为达到某种愿望向父母撒娇那样。
  我们的上学和放学的路线换了,不再经过那个老火车站。我们路过散步公园的杂货店买曲奇饼吃,在离水库不远的湖边给鸭子们撒面包屑,还在两旁栽着柳树的街道上穿行。
  每到四月,柳絮就开始漫天飞舞。飞进商店里,溜进咖啡厅里,落在行人的肩上,柳絮白白小小的模样惹人喜爱。
  小椒坐在我后座,每当车开进这条街时都要求我放缓速度,她会接上两三片落在手心上的柳絮,然后轻轻地吹进我的领口里。当我发觉痒时她便在背后咯咯地笑,这种捉弄百试不爽。
  路上遇到同班同学时经常会被叫成情侣,小椒环抱住我地腰开心地对他们说:“这家伙本来就是我男朋友,一直都是。”
  我不清楚小椒心里对男朋友的理解,她有她的方式。
  这种快乐时光持续了两年半,终在一天清晨有了变化。
  这天小椒和往常一样坐上我的车去上学,一路上她的话出奇地少,当我正担心着她是否生病了或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时,她要我把车停在有一片野花的小路旁。
  她凑近我耳边轻呤:“下来嘛。”
  我于是被她莫名其妙地带进花丛中,我们在一片平地上坐下,周围是一簇簇五颜六色的小花。远处是一座翠绿的小山,山脚有一片金黄色的稻田。
  “我们要迟到了。”我焦急地要站起身来。
  “坐下吧。”她的语气很柔和,如冬日里地阳光。
  “不行,今天很忙咧。”我仍旧没有静坐下来的意思。
  “你坐下可以吗?”她乞求似地说,我听不出任何名堂来。
  我以为她又再拿我开玩笑,便全然没在意地往停车的地方走去。
  “你快来给我坐下,你不顾我了吗?”她冲我吼道。
  我发觉事情有些不对劲,小椒没理由为这点小事对我真发脾气。当我回头看她时,她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盯着我。
  稍倾,一颗泪,两颗泪落在土地上,消失了。紧接着,她的眼腺如关不住的水龙头不停地淌出眼泪,啜泣不止。脸颊上,脖颈上,手臂上,裙子上都有她的泪迹,旧的泪水未干,新的泪水又补充到眼眶。
  对于小椒这突发的异常哭泣,我既害怕又心疼。我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做,不知所措地看着她。
  “那个,怎么了这是。”我小心翼翼地问,走近她坐下。
  她没回答我,我把手搭在她肩上,她低着头继续抽泣。我想起上初中时有天晚上下雨,小椒来找我睡觉的情景,如今看她已是亭亭玉立、长相甜美的大姑娘了。
  “今天晚上来我家和我睡?”我温柔地问一句。
  她将身子挪远,我后悔方才说的蠢话。
  双方都沉默了一会儿,没有看彼此。花香每一秒都很刺鼻。
  “你觉得我们有感情吗?”她开口了,嗓音有些沙哑。
  “不知道。”我怔了一下,低头回答。
  她叹了一口气,我不知这是轻松还是沉重的表现。接着,我像个迷茫的孩子坐在花丛间看远处的小山。
  她不再说话了,她开始拔下一片片花瓣来编织花环,我在一旁看着。
  她将很多个花瓣用花枝环环相系,相折,相叠。
  那天上午我们逃课了,一上午都坐在这花丛间编各种颜色的花环,时光好像回到两人无忧无虑快乐的小时候。
  编完几个花环后,小椒说要将它们埋进土里。我没想到她会舍得,默默看她挖土,放花环,填土。
  鲜艳的花朵在我眼中‘凋谢’。
  下午小椒没坐我的车,她妈妈告诉我她身体不舒服经不住风吹,所以让家里人开轿车送她去学校了。
  我记得那天一个人骑车去上学,那种少了一半影子的感觉叫人失落,叫人消沉。
  到教室时望见小椒趴在桌面上,我的心平静下来。晚上回家时,母亲告诉我小椒不需要我以后接送了。我问母亲究竟了发生什么事,母亲说是小椒自己提出来的。
  翌日我在路的前方发现小椒被一个陌生的男生载着上学,我的心震动一下。接着像两个同极的磁石效应逐渐与他们拉开距离,我竟没有勇气超车,我看着小椒一直环抱别的男孩的腰。
  “没关系的,我和小椒只是朋友,我们没有感情。”我这样安慰自己。
  他们的车子开到校门口,我立马追上去。我看到小椒一下车就迫不及待地牵起男孩的手,我的心如在冰天雪地里寻找食物的狐狸。
  日子越长,我与小椒的隔阂就越深,有一种神奇魔力让我们再也不能触碰对方。渐渐地我们开始变得不习惯每天联系,高中毕业时我们已经成为熟悉的陌生人。
  短短几个月萌芽的爱情就蚕食了十几年的友谊,我没想到。
  毕业不久,小椒一家人随小椒搬到她上大学城市。我们彻底失去了联系。母亲在她家搬走后的几个月里提过几次小椒,每当她提起,我都会一笑而过,说那时我们都还小,什么都不懂得。
  之后我也去了另一座城市上大学,小椒的名字再未出现在我们家。我不知道她在哪儿了。
  十五年后当妻产下我们第二个儿子时,她在产床上问我:“我们有感情吗?”
  “当然。”我毫不犹豫地回答。记忆又随即像放老电影般从脑海间浮现。
  我想起小椒,想起封锁在海马区的回忆:那天清晨我们坐在围满是野花的平地上,那天我们编了很多很漂亮的花环......
  至于回答,现在我觉得自己作了最好的决定。在那个年纪,那种情况下,我内心深处渴望的是纯真、持久不变的友情。我得到过,又失去了。
  时光如果倒回到她问完话等我回答的那个时刻上,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她:“没有,但我们是好朋友。”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註@冊
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


联系微信QQ:5087708 Email:5087708@qq.com
本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友上传分享,仅供试听,若有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
Archiver|手机版|仙来居伴奏网   

GMT+8, 2022-1-18 06:15 , Processed in 1.026492 second(s), 14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